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典美文 > 文章內容頁

紫檀的美文

來源:愛文章網 日期:2019-06-16 05:13:09 分類:經典美文 閱讀:

  左岸在哪里?左岸為什么叫左岸?

  辛夷塢說,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塞納河,它把我們的一顆心分作兩邊,左岸柔軟,右岸冷硬;左岸感性,右岸理性;左岸住著我們的欲望、祈盼、掙扎和所有的愛恨嗔怒,右岸住著這個世界的規則在我們心底打下的烙印————左岸是夢境,右岸是生活。

  這是一個發生在左岸的故事。故事的主人公是尹星霖和藍薰。

  尹星霖是個壞女孩。她總是嘲笑她身邊的女孩子:“愛情那么可笑,你們居然還奉若珍寶。”請原諒她的口是心非,其實,她是個愛情朝圣者。她的信仰,便是愛情。

  尹星霖在一個星期六認識了他。她記得那天陽光很好,他穿著白色的襯衫,洗的發白的牛仔褲。她聽見他清朗溫和的聲音:老師好。坐在講臺下得她瞬間被吸引。一見鐘情?不,那過于俗套,只是聲音很好聽罷了。她鐘情的是那白襯衫和牛仔褲,是那好聽的聲音,。他就坐在她后面,她轉過身去拿書,看見他在卷子上寫下的名字:藍薰。很好聽的名字。他的字很漂亮。

  很長一段時間也沒有交集,他仿佛是清淡如水的男生。

  故事到這里一切都很順利,平淡的日子就該這樣。

  寒假。

  安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,在這個人數不多的小班級中有那么幾個愛慕者,其他路人甲乙丙不多做筆墨,可是必須說的是非季和沫。

  幾個月的相處,尹星霖和安、非季還有沫成了很好的朋友,和藍薰也開始說些與課業無關的八卦。非季、沫、藍薰儼然是男生一小圈,打得火熱,其實藍薰也有一顆愛玩的心吧,她想。

  沫喜歡安,很明顯。安不喜歡沫,她討厭沫,眾所周知。非季也喜歡安,這是個秘密,只有尹星霖知道的秘密。可是,她也知道,安有喜歡的人了,那個人不是非季,她開始有些同情非季了。

  尹星霖有胃病。一天上課的時候,胃病發作,非季跑去買藥,安幫忙去燒熱水。然后,她聽見藍薰好聽的聲音:你沒事吧。她笑笑,老毛病了,吃過藥就好了,嗯,謝謝。

  嗯,就在那天,她和他交換了手機號碼、QQ號,正式以朋友來界定對方在心中的份量。

  那天,尹星霖記得很清楚,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。

  那天,有飛揚的清雪。

  尹星霖那時候有泡在網上的習慣,她喜歡看那些色彩斑斕的頭像明亮又灰暗。她開始和藍薰無話不談,從興趣愛好談到人生理想。她想,他們是同一種生物。

  尹星霖喜歡文字,藍薰也喜歡。

  尹星霖喜歡輕音樂,藍薰也喜歡。

  尹星霖喜歡江南煙雨,藍薰也喜歡。

  他們開始惺惺相惜。

  非季和沫因為安鬧得很不愉快,尹星霖和藍薰夾在中間。尹星霖在某天安慰非季:你與安只是萍水相逢,終有散場的一天,你又何須如此,到最后苦楚只得你一人承擔。非季說,為什么?你很換就會明白的。這天不遠了。

 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。

  尹星霖和藍薰會在每天睡覺前說晚安;尹星霖喜歡Snoopy,藍薰就每天給她講個有關Snoopy的故事;他們聊愛情。尹星霖告訴他,她要的是撒那特思式的愛情,她的信仰是Thanatos。藍薰就整夜不睡覺看完了整整三部“撒那特思”,告訴她,你會找到把你當做全世界的男生,我保證。

  藍薰喜歡你。非季這樣跟尹星霖說。言之鑿鑿。

  她開始手足無措,再也無法心安理得的享受藍薰無微不至的呵護與關心。安說,尹星霖,你到底在怕什么?他對你這么好,接受他吧。是啊,他很好,他對她很好,她怕什么呢?她反問安,非季呢,他對你不好嗎?安沉默。

  呵呵,愛情是旁觀者清的東西,又當局者迷,這是個咒,無人逃脫。

  可是還是喜歡了他吧。所謂日久生情。

  尹星霖喜歡藍薰。尹星霖知道。藍薰也知道。

  故事講到這里,似乎要用安徒生那句“從此他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永遠。”

  可惜,這個不完滿的故事不是安徒生。

  他們沒有在一起。

  藍薰拉住尹星霖的手,問她,為什么。她沉默。明明她喜歡他,為什么不在一起呢。她不知道,她覺得恐慌,仿佛一旦答應了就會萬劫不復。她不想,她把手抽了回來。藍薰說,星霖,我自認十分了解你,可是,這次,我不明白,不過,我依然喜歡你。

  他對她說,我依然喜歡你。尹星霖和藍薰不再上網,也很少說話。他們逐漸開始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。尹星霖想,我要的不就是這樣嗎,可為什么這么苦惱,是不是當初勇敢一點、再勇敢一點,就不是這樣了?

  年關,藍薰告訴尹星霖,他不喜歡她了,結束吧。其實,也沒有開始過,不是嗎?尹星霖走開了。她想起他說,星霖我依然喜歡你,她還記得,那天他眼中的細碎星光。呵呵,多美的笑話。她沒有哭,她突然想起了非季那句沒頭沒腦的話。她明白了,選擇了苦楚就得一個人承擔,就如同非季。

  非季說,尹星霖,你哭下能死嗎,你知不知道你堅強的讓人心疼。

  沒人疼的。

  尹星霖寫給藍薰一篇文章《風在三生石前的嘆息》。藍薰寫下回信:相見的太晚,相愛的太慢,進退讓我兩難。難嗎?不難,他抽身而退,她卻苦苦掙扎。

  再后來的故事,我有些寫不下去了。回憶那么兇,卻沒有結局。

  藍薰有了女朋友,鈺。尹星霖側面打聽到鈺是一個很有痞氣的女生,她不會陪藍薰在書店安靜的讀書;她不會陪藍薰在在家里聽輕音樂;她不會和藍薰一起填他寫的曲,他們幾乎完全沒有共同語言。原來尹星霖是向來不屑與這類人交往的,可是為了藍薰,她跑去和鈺做朋友。交往中,她發現,鈺不是她想像中的臺妹,她很率直,很喜歡藍薰,她活得那么真實,那么坦誠,那么陽光,這些都是尹星霖不具備的,最重要的是,她喜歡藍薰,只此一條,她的千般缺點都可以被忽略,尹星霖祝福了他們,守候著藍薰。

  藍薰和鈺分手了。

  這消息讓尹星霖覺得淡了。她想,如果有一天藍薰回到她身邊,還是做朋友吧,也許只有友誼才能真正長青。

  他們很久都沒有聯系,久到尹星霖以為藍薰仿佛沒有出現在她的生命中,其實不僅是藍薰,還有沫和安,只有非季的存在提醒著她,他們都是存在過的,不是夢。

  二零一二年冬,藍薰開始頻繁地來找星霖,無限縮短了二樓和五樓的距離,他像以前那樣呵護她。像以前一樣,什么都沒有變,變的只是心境。

  尹星霖困擾,問他,藍薰,我們這樣算什么。

  朋友,藍薰如是說。

  不要再上來了,做朋友吧。

  星霖,兜兜轉轉,我還是喜歡你。

  兜兜轉轉?還是?藍薰,你還記得你說你依然喜歡我嗎?可是你不是又有了鈺嗎?做朋友吧,你說的,僅僅是朋友。

  可是……

  沒有可是。

 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,藍薰十八歲生日。

 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,尹星霖十八歲生日。

  兩人都在彼此信件中約定要做一輩子朋友。

  一輩子的、朋友。

  故事到這里,嗯,未完待續。可,這是個沒有結局的故事,不過,沒有結局就是最好的結局,不是嗎?

X

打賞支付方式:

两码中特期了准免费